主页 > 中国学术 >是什幺让人有远见(上):「世界越来越和平」和培养远见有什幺关 >


是什幺让人有远见(上):「世界越来越和平」和培养远见有什幺关

有些人可以特别有远见,他们善于规划未来,总是比别人想得更远、更周到。儘管事情发展不总是与计划相符,有时他们需要绕个道,但他们通常都能在最终达到目标。而当我说有远见,指的除了可以想得远之外,也指拥有「长期忍耐诱惑以完成长远的目标」这一能力,拥有实践远见的能力,若没有这一能力就算不上真的有远见,而只是「对未来有想法」罢了。

那幺,是什幺决定了一个人更可能有远见,另一个人则不那幺有远见呢?这一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从宏观到微观,「是什幺让人有远见?」这一问题至少几个不同角度的答案,而这些答案散见于一些我们谈过的主题,所以这星期的文章与以往稍微不同,算是属于「温故知新文」。

暴力与远见的关係

首先,从历史的角度看来,人类这一物种不是一开始就有远见的,人类实在近几千年前才开始朝向「更有远见」的方向前进,而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人类的破坏性行为、暴力行为大幅减少了,从国家层面的战争到个体的暴力(如抢劫与谋杀)都大幅减少了,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和平。

「有远见」的人更可能在和平的时代出现,因为和平意味着个体长久投入的创造不会被无端的暴力所破坏,不会被战火所摧毁,你可以放心的建设、开创事业、规划人生未来,而不用太担心这些计划会在下个月受战争迫使终止。

你也无需太担心人身的安全,你积攒已久的资产不大可能被强盗统统抢完,所以你可以安心的把钱留到明年花,甚至留到10年、20年后花。一个人要有远见,首要条件是世界的大环境条件允许你有远见。

知名认知心理学家史迪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里就有提到:

「世界变得越来越和平」这一点可能与部分人的认知不符,在一部分人眼中,世界并没有变得越来越和平,而是变得越来越糟糕才对,恐怖分子还未被完全压制,战争和独裁依然在危害着一些国家的人民,而病态的随机杀人狂也不时会出现。

但认为「世界变得越来越糟」不过是一种错觉,平克在书中说道:

这当然不是说完美的和平已经到来,暴力至今依然存在,只是相较于古时的暴力行为,人类在现代的暴力行为减少的不只一个数量级。

事实上,人类从狩猎採集社会开始,就已经有暴力行为下降的趋势。平克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书中总结了六个减少人类暴力行为的的历史趋势,并以极其详尽的方式论证了人类暴力行为的减少、为何减少,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看看,这里只引用一段引人入胜的总结:

儘管人类整体的暴力行为正在下降,但暴力的分布却不是均匀的,一个国家的治安会比另一国家好,一个地区的治安会比另一个地区的治安好,一个人所接触的暴力事件会比另一个人少。

而你所在地区治安是否良好,你平时接触的暴力事件、新闻消息是否比较少,也会对你的「远见」产生影响。

童年环境与远见的关係

在《理性动物》一书中提到了一项实验:

在「马上得到25美元」和「一年后得到65美元」这两个选项里,后者无疑是更有远见的选择,而上面的实验显示,高压新闻的刺激会让个体因应童年的环境做出不同倾向的选择。

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家庭教育问题导致的,因为观看平静新闻的受试者并没有出现不同的倾向,只有当受试者观看高压新闻后,他们的选择才开始出现差别。而之所以受试者观看高压新闻后会有所差别,可以用生物学的「生活史理论」(life history theory)解释。

我曾在这篇文章中解读《理性动物》一书时介绍过生活史理论,简单来说,该理论认为,人类会因应童年的成长环境不同,从而发展出两种不同的对策,亦即「快对策」和「慢对策」。

遵循不同对策的人会有不同的行为倾向——整体来说,遵循「快对策」的人会比较冲动,注重短期利益,显得比较「短视」;遵循「慢对策」的人则会比较沉得住气,注重长期利益,显得比较有「远见」。

《理性动物》一书中解释道:

与「快对策」相反,童年在稳定的环境中成长会发展出「慢对策」,由于不用太担心未来会被剥夺生存相关的资源,「慢对策」者会投入更多时间去进行长线投资,以现在的努力来换取未来更大的优势。

那幺,如果你是从稳定的童年环境中成长,是否就意味着你就总能保持「有远见」呢?

答案是:不一定。

稀缺与远见的关係

在这篇文章对《稀缺》一书的解读里我们曾探讨过,诸如时间稀缺、金钱稀缺和社交稀缺的人,会被「稀缺心态」(scarcity mindset)所俘获,这一稀缺心态会增加个体的认知带宽的负担,让个体的智商和「执行控制力」(executive function,可理解为俗称的自控力/意志力)下降。

《稀缺》一书中提到一项研究:

请想像一下,你的汽车出了问题,需要3,000美元的维修费。你的保险能支付一半费用。你需要决定是现在就去修理,还是等一等,盼着车子能再多开一阵?你将如何做决定?从经济学角度讲,对你来说,这将是个轻鬆的决定,还是艰难的决定?

「执行控制力」包含了意志力(但不完全等于意志力),而意志力是「远见」的重要部件之一,没有意志力就等于失去了实践长期目标的「护卫」——因为当你想要放弃,当你受到诸如偷懒、拖延、放纵、得过且过等魔鬼的诱惑时,意志力会为你举起盾牌挡住诱惑,而意志力的下降意味着长期目标将会更难以完成,远见也就无从谈起了。

而理解了上面这些环境因素之后,你再回看「是什幺让人有远见?」这一问题,你会发现,「远见」首先是一个环境的问题,如果环境不允许的话,一个人获得远见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这就好像是人类在演化中获得的一种限制远见的机制,演化迫使一个人在面对诸如暴力、环境波动和资源稀缺时,採取「急功近利」的行为,因为在原始社会每每遭遇这类情况之时,长远的未来规划都会成为徒劳,而尽快抢得资源、尽快获得繁殖,才是在这类环境中的上策。

幸好,环境因素只是影响远见的因素之一,而不是全部。心理学家发现,我们还是可以靠着个人的努力获得远见的。

►是什幺让人有远见(下):「意志力就像肌肉一样」可以透过锻鍊而提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