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国学术 >在伦敦暗巷里买醉:藏在民宅、早餐店、菜市场的秘密酒吧 >


在伦敦暗巷里买醉:藏在民宅、早餐店、菜市场的秘密酒吧

作为酒鬼天堂的伦敦,酒吧们无不战战兢兢严阵以待,深怕变不出新鲜把戏就随即被喜新厌旧的伦敦人淘汰。你绝对听说过大名鼎鼎的连锁店The Breakfast Club在Liverpool Street的分店,只要轻轻在员工耳边说「Here to see The Mayor(我与市长有约)」,便能穿过冰箱来到另一个世界。

在伦敦暗巷里买醉:藏在民宅、早餐店、菜市场的秘密酒吧 作者提供

我的爱店The Vault of Soho便藏在Soho着名的威士忌酒吧Milroy’s后(Milroy’s,伦敦酒保们公认最完美的威士忌吧),别被Milroy’s明晃晃而硬派的外表给吓着,长驱直入后往右手边沈甸甸的书墙一推,威士忌调酒的好,就在你面前豁然展开。

在伦敦暗巷里买醉:藏在民宅、早餐店、菜市场的秘密酒吧 作者提供

有些酒吧则是吧中有吧,号称伦敦最小的酒吧The Brig 只接受2到4人的订位,但其实超过3人的话有人就得坐在吧台里。其酒吧附属于Bow Lane的Merchant House。採取(伪)私人俱乐部的方式,每组客人付50英镑的人头费后将享有尊爵不凡的专属一小时酒保,期间酒类无限畅饮。我们一进去时就是prosecco气泡酒招待、接着以烟燻味重且不带甜味的莱姆酒为基底做成的调酒、跟酒保搏完感情后一人一杯Abuelo七年的威士忌shot喝下去,妹子觉得实在太苦了好难受,求他调杯甜甜的水果酒换个味觉。

就在此刻,朋友突然讲出她长久以来梦想就是到酒吧里当调酒的愿望,她走进去开始用巧克力、椰奶和各种我无法了解的酒调了杯爆炸甜的酒,我笑到岔气完全无法动弹,酒保煞有其事的指点她但其实三个人都喝嗨了不知道在干嘛。最后维持持着意志请他上皮斯可酸酒(Pisco Sour),用酸酸的酒让我清一下味觉。最后安详的拿着未喝完的酒到店外沙发继续跟不时偷懒的酒保垃圾话。

问他这工作最快乐和艰难的部分是什幺,他说最快乐就是只要不喝醉他要喝多少都行(是的中途我们油门催下去后他就开始跟我们一起喝),最艰难,就是接到从头到尾只想灌醉彼此的情侣客人。

在伦敦暗巷里买醉:藏在民宅、早餐店、菜市场的秘密酒吧 作者提供

跟只要付钱按密码的The Brig相比,有些酒吧开口时倒是要有点耻力。

位于Earl’s Court的Evans and Peel就是别出新裁到有那幺点做作的酒吧。藏在普通民宅区,一个闪神就错过那不起眼的门铃与旧旧的门,按下电铃,顶着猎鹿帽的男子咚咚咚地跑上楼,粗鲁地打开门,问你:「有委託吗?」

是的,儘管《新世纪福尔摩斯(Sherlock)》里头的Benedict Cumberbatch嘲讽地开着猎鹿帽与侦探的玩笑,你还是能从男子头上的猎鹿帽辨别出他的侦探身份。Evans and Peel就是家伪装成侦探社的酒吧,即是点开他们网站也摸不着头绪,只告诉你该预约个面谈时间;到了酒吧门口后,在穿越窄窄地楼梯走入侦探办公室,你必须在言谈中暗示侦探你知道有个秘密集会在今晚(或者你想演任何戏,随便),经过你来我往的攻防后,侦探叹口气将一旁书墙打开,30年代美国秘密酒馆跃然眼前。

酒吧拥有者恐怕是艾尔.卡彭(Al Capone)迷,他打造了一个这幺假掰的酒馆,让伦敦人体验电影中禁酒令年代的地下酒馆(Speakeasy),你伪装、你哀求、你威胁,让侦探相信你并非探员,而是沈溺酒乡的浪蕩子。

比起以上些Fancy的酒吧,只是隐身商业大楼中,需要跟警卫打声招呼,进去前还要透过小小的窥视孔等门房放人进去的Barts实在实在普通到不行。特别是他们还假装自己是1920年代芝加哥党徒的秘密基地,连Menu都画成了帮派漫画,可惜风格上就是失败了点。

但谁在乎啊,这边的酒是扎实地好喝。我和爱喝威士忌的日本友人硬是点了莫名其妙口味的「Spilt Milk(分手酒)」。JB威士忌调酒常有的辛辣与恼人转身成为优雅柔顺,却在尾劲里藏着点个性,随着杏仁和开心果香气出现。酒精也给得够足,完全不是掺冰块来糊弄了事的那种bar。

Barts就是那种高悬在我心目中伦敦私房酒吧的好,何况他们还和隔壁日本餐厅合作,我那难搞挑剔的日本友人对他们炸鸡评价不低,值得推荐。

在伦敦暗巷里买醉:藏在民宅、早餐店、菜市场的秘密酒吧 作者提供

讲完这些浮夸的酒吧,搞得好像伦敦人都很浮夸。其实他们忒爱往角落钻,北伦敦Dalston的Ridley Road Market Bar就是那种给逐臭之夫去的地方,我没说错,这家吧位在市场深处,即便夜晚也要踩过满地污水跟腐败味(是的,伦敦传统市场跟台湾一样又臭又髒,才没有因为大城市而比较高端),俗丽的Disco球在场中旋转,便宜但不难喝的酒,每个来宾,都像是LGBT的忠实拥护者。

「当某天我喝得烂醉在Dalston漫游时,突然听到远处市场传来阵阵音乐......」伦敦人彼此耳语,一传十十传百,如今市场深处的秘密酒吧成为伦敦最红的点之一,过了11点没排上40分钟,能进去都算你幸运。

延伸阅读柏林夜店求生指南:别穿得太花俏,看起来就像观光客为什幺去酒吧要「Speakeasy」,1920年代美国禁酒令的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