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疯狂技节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 >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

「诶,你要不要跟我平分一份丁骨大牛排?」一个口袋浅浅的学生,对着另一个口袋也不深的学生提出邀约。

我在义大利佛罗伦斯。这一回,我交换的是「陌生人只是尚未认识的好友」的体认。

太多人说过佛罗伦斯马利欧小馆( Fiaschetteria-Trattoria Mario)的故事,我们也是从作家韩良露的文字上认识的: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真的很「巨」的佛罗伦斯丁骨大牛排|

从丁骨牛排的饮食文化,体验佛罗伦斯文艺复兴后的富裕社会,太有意思了。

抵达马利欧小馆的门前,已有许多当地人与几名外国观光客等候。馆子的工作人员忙进忙出,除出门叫位引人入座,每回走出店外即划掉门口菜单一行,那上头记载的每一道菜,都是当日限量好料。

「每槓掉一行字,心脏就漏跳一拍。」排在我前头的当地人转头诙谐地对我说。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随时「更新」的菜单|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转进前头的巷弄,是Auston。我们相识的故事比得知马利欧小馆的过程,複杂太多了。几日前深夜,我在罗马寻找沙发主人家地址的路上迷路了。在中央车站碰见Auston,先说了几句英文问路,然后才发现他也是台湾来的交换学生。

后来他协助我找到方向后彼此才道别,没想到过几天后各自的旅程都抵达佛罗伦斯,虽然知道他也在这座城市,只是没想到他会突然从一个小巷里窜出来。

「诶,你要不要跟我平分一份丁骨大牛排?」一个口袋浅浅的学生,对着另一个口袋也不深的学生提出邀约。

「好啊!」Auston爽快地答应。

那时约莫已下午1点半,小馆下午3点即打烊了。坐进小馆后发现身旁多半是当地熟客,虽然完全不懂义大利文,但从他们与店内人员谈话互动的氛围里,感觉彼此已经认识一世纪了,调情间甚至哼起歌,充满欢乐与幽默。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餐馆的客人尽情饮酒高歌着,时间在那一刻宛若静止|

点单完我与Auston等候好一阵子,虽然知道丁骨大牛排的尺寸肯定会令人吃惊,但当工作人员率性端上桌的那一刻,还是被它的「出场姿态」震慑不已。丁骨大牛排的形体,几乎已经满出盛装它的白盘。不需要特殊的摆盘,丁骨大牛排即能独自撑起场面。

我好吃红肉,咀嚼每一口尽是多汁与纯粹地肉香。然而,我仅是吃货,完全称不上是专业的美食家,很快地我的注意力即转移到周遭环境,包含小馆的主厨,他看来严肃,烤肉时专注的神情与熟练的动作,散发强烈的生命力,与那熊熊火焰融为一体。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佛罗伦斯着名的丁骨大牛排|

但下一刻他又能转换至诙谐的状态,像是个老顽童,与店内的老客人打成一片。因即将打烊,马利欧小馆已不再迎接新客,所有的店员也因此从忙碌的工作模式,鬆懈悠闲下来,搭着熟客的肩,一搭一唱。

邻桌的男子,满脸胀红,估计刚喝了不少酒。突然我们开始聊起天,好像很了解彼此说话内容,但其实他跟我说的是义大利文。这时,在话语里的嘻笑与滑稽的肢体沟通之中,他突然伸出手来,示意要从我的衣服里,「抽出」些什幺。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究竟,他想要抽出什幺?|

瞬间我的紧戒神经变得敏感,仍然面带笑容,装傻般摇摇手,假装不懂他的手势(其实我是真的不懂)。一来我对陌生人的相处距离,还是有一条红线的,但更重要的是,我衣服里其实藏有一个隐形腰包,里面装满我所有的家当(欧元与信用卡,还有护照)。

在欧洲的这些日子里,我总是一个人走探。小心翼翼的个性使然,我并没有掉过一毛钱,即使和陌生人打交道,也仍会保持一定程度的机警,包包上的拉鍊甚至摆放一个锁头,只是用来呼弄扒手的。我的隐形腰包没有一刻离身,若是夜宿青年旅舍,洗澡时也会带在身旁。

即便如此,有时候我还是会面临一些「冒险」,例如在希腊港口认识一位男士,共乘着他的车前往雅典。深藏在那些互动背后的,往往是更深一层的问题:「我能不能信任这个人?万一真有危险呢?」但即使答应,我的心里都有备案或者危机处理SOP的。

只是往往这些思绪都派不上用场,和陌生人的谈话共乘,包含许多人认为还是有一定程度危险的「沙发冲浪」,总比原先计画的经历更美好的风景、结交交情更深的当地朋友,走入他们的生活,形成更深刻的旅程记忆。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越是走进当地人生活,越走近自己脑海里|

当然,这也可能是我太过幸运。

但更重要的是,这一路上在危机时刻帮助我的陌生人,非常多,多到我常常会告诉自己,仍要相信人性的善念。

在罗马那天晚上,因沙发主人忘记我抵达的时间,当时他们正值夜班,电话完全打不通,我坐在他们公寓地上,已经做好露宿街头的準备。这时,一对住在同一栋公寓里的法国情侣,领着我回他们家,泡了一杯茶,问我吃过晚饭没?尝试帮助我联繫沙发主人,到最后依然联繫不上。

他们邀请我留宿家中,就睡在他们房间上方的阁楼。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在罗马好心收留我一晚的法国女孩Julien|

对他们来说,我原本可能是一个危险的存在,但他们不这幺认为,愿意相信我。

另一个场景在巴黎。说来话长,但又是一次可能必须流落街头的惨况,那时,互不相识的台湾留学生Lily,竟然即时地提供援助,让我借宿她在巴黎的公寓。她的房间不大,放一张上下床铺刚好,我们那晚聊天到深夜,谈她在巴黎的梦想,谈许许多多在巴黎努力不懈的台湾人们⋯⋯。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在巴黎紧急收留,好心的台湾留学生Lily|

回到马利欧小馆。被我婉拒的那名义大利男子,笑笑地转向另一桌,对着那桌的客人,一样提出要从衣服里「拉出」什幺的邀请,那名女子看来也一头雾水,但答应她的邀请。这时,义大利男子不可思议地从衣服里拉出一条白纸,越拉越长,长至拖地、摆满地面,餐馆里所有人都兴奋地围到桌边。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原来,男子是一名魔术师,拉出的纸没有尽头|

“ You are a magician!” 恍然大悟,我兴奋地大叫。

后来轮到我,和餐馆里另一桌客人打成一片。那张桌子有一位小客人,是一名小女孩,今天是她的生日。她的家人邀请亲朋好友一起欢度,我很幸运参与那一刻美好时光。

时至今日,我已忘记那一口丁骨大牛排,究竟是什幺滋味了。但我知道那一天我很满足,与魔术师和小女孩交会的缘分,还滚烫着。

在佛罗伦斯、罗马、巴黎的温情邂逅:原来陌生人,只是我尚未认识为小女孩庆生的家人朋友们,我们打成一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